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忘记密码?
用品查询
用品名称:
所有大类:
所有小类:
关键词:
  
服务系列
你是如何知道该网站的?
你愿意提前安排丧事吗?上海推出“生前契约”五年仅六七人签
来源:        点击量:        时间:2017-02-28 17:46:00

12月14日,上海暖冬园举行已故孤寡老人及特困家庭集体安葬及送行仪式。澎湃新闻记者 俞凯 图

五年前,上海推出“生前契约”。

12月14日,上海市殡葬服务中心办公室有关人士透露,截至目前,只有六七位老人签订“生前契约”,很多市民认为给自己操办丧事会“触霉头”、“不吉利”。

有失独老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生前契约”还是有吸引力的,自己的身后事最好不要难为别人,但如果契约要求交代去世后个人财产如何处理、交割,就不会签“生前契约”。

签订“生前契约”者寥寥无几

据原上海殡葬行业协会会长王宏阶介绍,2011年前后,有失独家庭老人给上海市领导写信询问:该由谁为自己张罗后事?市领导作出批复,要求上海市民政局、上海市殡葬服务中心等职能部门想办法,解决这些失独老人的后顾之忧。

当时,经相关部门商议,上海市殡葬服务中心推出了一项“生前关爱计划”,即现在所说的“生前契约”。该计划最初主要针对无子女家庭老人,由殡仪馆、受助老人、居委会(或工作单位)、殡葬服务中心四方代表共同签署,老人可以在签约时一次性支付办理身后事所需费用,也可以在死后由提供服务的部门从老人丧葬费里扣。后来“生前关爱计划”又将服务对象扩大到有子女、无能力(照顾)的老人。

相应的,龙华殡仪馆、宝兴殡仪馆、滨海古园等上海市殡葬服务中心下属十几家殡葬企业联合募集了100万元,放在专门的帐户内,补贴“生前契约”产生的通货膨胀和由此带来的差价,因为老人签约时购买的殡仪服务市场价格,待老人若干年甚至十几年后过世时可能已涨了好几倍。

不过,上海签订“生前契约”的老人寥寥无几。

“情况不是很理想,市民接受度比较低。”12月14日,上海市殡葬服务中心办公室有关人士直言,迄今为止签约的只有六七位老人。在该人士看来,中国人一般比较忌讳谈死,很多市民认为给自己操办丧事会“触霉头”、“不吉利”。此外,“生前契约”往往对无子女老人更有价值,有子女的老人一般不太需要。

王宏阶则认为,“生前契约”在上海乏人参与,除了传统观念束缚,也与“生前关爱计划”属于政府针对特定人群的惠民措施,未在社会上大力推广、知道的人还不太多有关。“生前契约”还未在公众中产生良好的示范效应,到目前为止,上海仅有一例已兑现的“生前契约”,有人或多或少会担心契约管不管用、资金安全如何保障、十几年后费用大涨服务能否兑现等问题。

老人担心财产分割

对身后事,老人们担心得很多。

宋美娴老奶奶今年81岁,与老伴一起住在上海浦东亲和源老年公寓,膝下没有子女。面对上门介绍“生前契约”的工作人员,她问了很多。

“要安安静静地走、有尊严地走,比如生前契约里可以约定,如果生了重病急病,什么情况下可以不再抢救,让我安乐死,这些条款我都能接受,但关键还是看契约的重心放在哪方面。”她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她和老伴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既然没有子女,自己的身后事最好不要难为别人。

宋美娴表示,“生前契约”对他们老两口还是有吸引力的,但签约关键还是要看内容是否适合,“我现在还没看到契约的详细内容,也不清楚具体规则。如果契约里要求交代去世后个人财产如何处理、交割,类似以房养老那种,我们就不参加。”

住在宋奶奶隔壁房间的崔怡神今年70岁,她没成家也没子女,最大的心病就是不知道自己的身后事托付给谁来操办。

崔怡神对澎湃新闻记者说,生前安排好身后事,可以让自己走得没有牵挂,因此半年前她花了8万多元为自己买了一小块0.78平方米的节地葬穴位,挨着宋奶奶买的穴位,这样以后过世了也有邻居作伴,不至于孤独。

多家墓园看好市场

对“生前契约”,多家墓园都非常看好这一市场。

“我们觉得,生前契约的市场一直存在,需求会越来越明显,不过前景还要取决于市场接受度和培育时间的长短。”上海一家墓园的相关负责人邢伟东说。

据邢伟东介绍,其所属集团已在安徽合肥的墓园试行了一段时间的“生前契约”,觉得还是有市场的。如今在安徽、上海,独生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人很多,不少老人不想麻烦子女、希望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自己解决身后事。另据中国殡葬行业协会相关人士透露,云南一家殡葬服务公司在2015年卖出了1000份“生前契约”。

邢伟东还表示,根据他们的调研,“生前契约”在美国已做得比较成熟,美国人平均60岁开始关注自己的身后事,购买“生前契约”服务后10-14年过世的占绝大多数。他们下一步会在养老院、居家养老社区与老年人群体做更多的沟通和推广,让更多的老人知道有这样的产品和服务。

王宏阶认为,目前困扰“生前契约”发展的最大问题是资金安全和法规缺失。

以中国开展生前契约最成熟的台湾地区和昆明市为例,目前台湾每年落葬的老人中约有20%的人购买了生前契约,如果昆明每份生前契约的费用是3万元,一年1000份就是3000万元,这么一大笔沉淀几年至十几年的资金如何安全管理是个难题,不然就有可能成为非法集资。台湾地区刚推生前契约时也乱过,后来出台了专门的资金管理条例,而大陆地区至今还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可以来对其加以监管和约束。

王宏阶表示,在政府惠民性质的“生前关爱计划”里,作为四方签约代表之一的上海殡葬服务中心主要承担的就是对契约资金如何使用、契约是否履行的监管作用,而居委会(工作单位)实际上也起到第三方监管的作用,好让签约市民踏实放心。


 

 

 

上一篇文章:德国汉堡奥尔斯多夫墓园引入莱尔克斯智能机器人“修女”园艺师
下一篇文章:崇高而美好